健康时代网 专注于公共卫生、健康与人口的专业信息网站

改变对非洲生育率下降的描述

当今,非洲的生育率全球最高。 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女性,在她们一生的生育期里,平均大约会生育5个孩子,而全球的平均水平仅为2.5个。研究表明,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不同,从高死亡率和高生育率变为低死亡率和低生育率的“人口转变”在这里正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过渡转型时期开始的较晚,在经历了生育率略高的前过渡期后,以很慢的速度开始了转变。在1960年至2005年间,该地区生育率下降了37%,比同期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61%的下降幅度要小得多。

生育率不仅仅关系到人口的增长,居高不下的生育率与经济发展水平低、生活水平低下、教育普及率低和高疾病负担都有关系,在这些领域,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普遍落后于世界的其他地区。

然而,意识到次大陆的生育率高异质性很重要,这个现象已经被所有非洲国家的总体情况所掩盖了。

虽然非洲大多数国家的妇女平均都有4个或更多的孩子,但也有少数国家是低于或接近更替生育率水平的,包括毛里求斯(1.5),塞舌尔(2.3),南非(2.4)和佛得角(2.4)。同时,近年来一些国家生育率显著下降,,如卢旺达。在2005年至2014年间,卢旺达的每个妇女生育的孩子数量大约下降了两个。此外,在大多数国家,生育率的下降在经历了一段停止期后又得到了恢复,如肯尼亚。

事实上,在不久的将来,以下三个因素将推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生育率下降。

新乐观主义

首先,生育红利有可能带来经济增长的新乐观主义精神席卷了次大陆,为支持降低生育率创造了平台。

在一个国家,相比被抚养的人群(低于15岁的儿童和高于65岁的老人),当处于劳动年龄段的群体占比较大的比例时,人口红利带动经济快速增长是可以实现的。如果生育率从目前的高水平迅速下降,由此产生的“青年潮”将会产生大量的年富力壮的人口,他们很有可能带来生产力、消费和储蓄的增长,从而促进经济发展。

非洲领导人在过去反对使用避孕用品,视之为西方用来减少非洲人口的强加行为。但是,人口红利带来的希望点燃了人们对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的关注。许多领导人意识到生育率的下降在驱驾人口红利中发挥的作用,因此提倡改善家庭计划生育工作。

例如,在2014年乌干达首届计划生育会议,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肯定了人口与发展的联系,这种联系揭示了国家应该如何利用人口动态来加速社会经济的转型。

“计划生育有利于儿童和母亲的健康,造福于家庭和整个国家,”他表示,“全面发展开始于意识到生育太多的孩子不利于发展。”

2015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举办了一个代表团会议,旨在探讨马拉维该如何利用人口红利加快社会经济转型。在此次会议上,马拉维总统阿瑟·穆塔里卡指出,就人口高速增长而言,马拉维如同正坐在一颗定时炸弹上,并承若加强该国的计划生育工作。

新基金

第二,获得生殖健康服务,尤其是计划生育服务,已成为全球发展的重中之重,而此前全球的注意力和资金都集中于艾滋病毒和艾滋病项目,已忽略计划生育工作十年之久 。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伦敦计划生育峰会,会议从全球捐助者中募集到了26亿美元的金融承诺来支持计划生育。此次峰会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 计划到2020年,使世界上最穷的69个国家的1.2亿妇女和女孩都能使用上现代化的避孕手段。

因此,在2014年,针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双边计划生育方案,捐助政府的贡献相对2012年和2013年的水平,分别增加了32%和9%。2015年,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进一步把计划生育项目的基金提高了25%,这相当于在三年内增加了额外的1.2亿美元。

新需求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各国对计划生育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包括以往使用避孕药具水平很低的国家。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有大约58%的女性没有使用现代避孕方法,但是她们对此都有需求。

在非洲不同地区,需求及使用情况是不同的:非洲东部和南部的国家对现代避孕方法有很高的需求,其中,超过一半(54%)的需求已得到满足。相比之下,在非洲中部和西部的国家,只有约五分之一(22%)对现代避孕药具的需求得到满足。只有不到10%的已婚妇女使用现代避孕药具,约三分之一女性希望限制或推迟生育,但没有使用任何避孕方法。

这种被压抑的需求可以用来估量当现有需求得到满足时现代避孕方法的普及率。满足所有被压抑的需求将对非洲生育率的下降产生重大影响。成功的行动将减少意外怀孕和生育,并最终降低生育率。

来源:https://www.newsecuritybeat.org

日期:2016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