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时代网 专注于公共卫生、健康与人口的专业信息网站

《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报告

人口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中心,人口问题对能否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报告是联合国第25轮官方发布的人口估计和预测数据。自1951年以来,人口修订报告由联合国人口司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发布。 2017年修订版在2015年修订版的基础上整合了全球范围内不同国家于2010年到2020年之间公开的国家人口普查数据和专项抽样调查的最新结果。2017年的修订报告提供了一整套全面的人口统计数据和指标,用以评估预测全球、地区和国家的人口趋势,并计算了联合国普遍使用的许多其他关键指标。

2017年全球人口概况

根据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报告预测结果,到2017年年中,世界人口接近76亿(表1),这意味着在过去的12年里世界人口增加了近10亿。世界上60%的人(45亿)生活在亚洲,17%的人(13亿)生活在非洲,10%的人(7.42亿)在欧洲,9%的人(6.46亿)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剩下6%的人生活在北美洲(3.61亿)和大洋洲(4100万)。中国(14亿)和印度(13亿)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分别占全球总人口的19%和18%。

表1:世界和各大洲人口,2017,2030,2050和2100

在全球范围内,男性和女性的数量大致相当,男性略高于女性。目前,在2017年男女性别比为102,即有102名男性就相应有100名女性。因此,在世界人口中随机抽取1000人,平均有504名为男性和496名为女性(图1)。15岁以下儿童数量大概占世界总人口的四分之一(26%),而60岁及60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数量约占世界总人口的八分之一(13%),15到59岁的成年人数量超过世界总人口的一半以上(61%)。年龄中位数指的是将人口按年龄大小的自然顺序排列时居于中间位置的人的年龄数值,现今世界人口年龄中位数为30岁,它将世界总人口分成了相等的两半,一半在30岁以上,另一半在30岁以下。

图1:世界人口分布,按年龄和性别,2017

全球人口增长预测

尽管增长速度比过去慢了很多,但是现今世界人口仍然在持续增长。10年前全球人口以每年1.24%的速度增长。如今,全球人口以每年1.10%的速度增长,大概每年新增8300万人。在未来13年,预计世界人口将新增10亿多人,预计到2030年全球将有86亿人口,2050年全球人口数量进一步增加到98亿,预计到2100年全球人口突破112亿(见表1)。

图2:世界人口:1950-2015年人口数量,按中等变量推测的2015-2100年的人口数量(95%的预测区间)

人口预测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取决于对人口变量未来的发展趋势的假设。以上的结果是按照中等变量进行的推测,中等变量是假设大家庭模式在未来仍然会很普遍,一些国家(每个女性一生平均生育少于2个子女的国家)的生育率略有上升。随着死亡率继续下降,预计所有国家的存活率都将上升。通过统计学方法,对生育率和死亡率的不确定性进行评估预测。分析得出的结果是:全球人口至2050年将达到99.4亿到102亿之间(95%置信区间),至2100年将达到96亿到132亿之间(见图2)。因此,世界人口在未来几十年里肯定会上升。但在本世纪后期,全球人口数量大约有27%的可能性在2100年前的某个时候基本稳定甚至开始下降。

不同地区间人口增长率呈多样性

预计从现在到2050年,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增长将来自于非洲(图3)。在2017至2050年间新增的22亿人口中,其中有13亿人来在非洲。预计亚洲将成为未来人口增长第二大贡献者,在2017至2050年间,亚洲地区将新增7.5亿人口。紧随非洲和亚洲之后的是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北美洲和大洋洲,预计这些地区人口增长要温和得多。按照中等变量推测,欧洲是唯一一个2050年人口少于2017年的地区。2050年以后,非洲将成为全球人口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图3:地区人口:1950-2015年人口数量,按中等变量推测的2015-2100年的人口数量

尽管直到21世纪末之前,世界人口将继续增长,但增长率将持续下降。近年来,所有的非洲地区人口增长最快,2010—2015年非洲人口以每年2.6%的速度增长;然而,现在人口增长速度开始下降,预计2045—2050年人口增长速度下降到每年1.8%;2095—2100年人口增长速度下降到每年0.66%(图4)。

图4:2010-2015年全球和各地区人口增长率的变化, 2015-2100人口增长率预测,按中等变量预测

即使在不久的将来非洲生育率出现大幅度下降,非洲人口的快速增长也还是不可避免的。中等变量预测认为,2010—2015年非洲生育率将下降到平均每个妇女生育4.7个子女;2045—2050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3.1个子女;2095—2100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2.1个子女,到2050年以后,非洲是唯一人口增长地区。因此,预计到2100年,非洲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从2017年的17%上升到2050年的26%,至2100年达到40%。与此同时,预计亚洲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从2017年的60%降至2050年的54%,到2100年将至43%。值得注意是,即使非洲平均每个妇女的生育数量立即下降达到长期稳定的人口规模水平,也就是“更替生育水平”(即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子女),但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非洲的人口还将继续增加。

如果某个国家或地区人口结构中年龄构成很年轻,那么人口还将继续增长。非洲有大量儿童和青少年将在未来十几年进入成年期。由于儿童和青少年数量庞大,他们到了生育年龄将会导致人口进一步增长,即使他们的平均生育率比他们的父辈要低。在未来的所有发展趋势下,非洲在塑造世界人口规模和结构进程中,都扮演着主要的角色。

联合国指出47个最不发达(LDCs)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仍然特别高,其中包括非洲的33个国家。尽管预测这些不发达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将小于目前每年2.4%,但是到2050年这些国家的人口仍然增长近一倍,从2017年的10亿增加到2050年的19亿,到2100年人口将增加至3倍达32亿。在2017到2100年间,33个最不发达国家中的大多数的国家人口规模至少是现在的3倍。预计这些国家中,包括安哥拉、布隆迪、尼日尔、索马里、坦桑尼亚联合国和赞比亚的人口到2100年将增长到至少是现在的5倍。最贫穷国家的人口集中增长,将使这些国家消灭贫困、减少不平等、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发展改革教育和卫生系统、提供改善基本服务、确保没有一个国家掉队等发展事项变得更难实现。

持续的低生育率将导致一些国家的人口减少

与上述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7至2050年间,预计其他51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将减少。预计到2050年有些国家的人口将减少15%以上,其中包括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摩尔多瓦共和国、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乌克兰和美国维尔京群岛。目前,所有欧洲国家的生育率都将长期低于更替水平生育(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子女),大多数国家生育率在最近几十年已经低于更替水平。预计欧洲国家的整体生育率会从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6个孩子增长到2045—205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8个孩子。即使按照这样的增长幅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阻止欧洲整体人口规模的缩小。

大部分的全球人口增长归因于小部分国家的人口增长

预计从现在到2050年,人口的总体增长将出现在高生育率国家,它们大部分是非洲国家或者是人口大国。从2017—2050年,预计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增长将集中在以下九个国家:印度、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美国、乌干达和印度尼西亚(按每个国家的人口预期增长大小排列)

新预测包含了一些国家层面上引人注目的发现。例如,经过 7年的时间,印度的人口总数将超过中国。目前,中国人口约为14.1亿,而印度人口为13.4亿。至2024年,预计这两个国家的人口都将达到约14.4亿。预计印度到2024年以后,未来几十年人口将继续增长,至2030年增加到15亿,至2050年将达到16.6亿,而预计中国人口从2024年以后直至本世纪三十年代将一直保持稳定,到本世纪三十年代后,中国人口将缓慢下降。

世界十大人口大国中,其中1个国家在非洲(尼日利亚),5个国家在亚洲(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2个国家在拉丁美洲(巴西和墨西哥),1个在北美洲(美国),1个在欧洲(俄罗斯联邦)。在这些国家中,尼日利亚的人口数量目前是世界第七,是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因此,预计在2050年前,尼日利亚的人口将超过美国,届时尼日利亚将成为世界人口第三大国。到2050年,世界十大人口大国中有六个国家的人口预计将超过3亿,它们是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美国(按字母顺序排列)

未来的人口增长高度依赖于未来的生育率变化趋势

按照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按照中等变量预测人口趋势变化,人口总数下降是生育率大幅下降的结果。预测全球生育率将从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5个孩子下降到2025—203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4个孩子,至2095—2100年再下降到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0个孩子。预测急剧的下降发生在最不发达国家,目前这些国家的平均生育率相对较高,预计在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4.3个孩子,在2025—203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3.5个孩子,至2095—210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孩子。然而,对于生育率较高的国家来说,即使是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15年范围内,对未来人口趋势的预测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到2100年人口趋势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如果生育率下降速度比预计的要慢,将导致以后所有时期的人口总数都是在增加。生育率下降缓慢的影响导致了全球人口总数的缓慢下降,全球人口总数将在预测区间的上限(图2)。

生殖卫生保健服务的持续改善对实现中变量预测的生育率大幅下降是至关重要的,生殖卫生保健服务包括计划生育,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妇女和夫妇能够实现他们自己想要的家庭规模.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水平有很大差异

近几十年来,许多国家都经历了生育率降低的历程。在1975—1980年间,接近四分之一的世界人口生活在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大于5个子女的国家或地区,在2010—2015,年仅有8%的世界人口生活在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大于5个子女的国家或地区。在最近一段时间里,22个生育率相对较高的国家中,其中20个国家在非洲,2个国家在亚洲。生育率最高的国家分别是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乌干达和阿富汗。预测至2045—2050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生育率为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大于5个子女。

2010—2015年,约46%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中等生育率国家,这些国家每个妇女一生平均生育2.1—5个子女。中等生育率国家分布在世界许多地区,其中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墨西哥和菲律宾。预测到2045—2050年,略少于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将生活在上述这些国家。到那个时候,世界上大多数人口将生活在生育率相对较低的国家,这些国家生育率为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少于2.1个子女。

2010—2015年,46%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低生育率国家,这些国家生育率为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少于2.1个子女。现今低生育率国家包括所有欧洲和北美洲国家,还有19个亚洲国家,15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3个大洋洲国家,2个非洲国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低生育率国家是中国、美国、巴西、俄罗斯、日本和越南(按人口数量排序)。预测到2045—2050年,69%的全球人口将生活在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少于2.1个子女的国家。

图5:世界人口生育率分布,1975-1980,2010-2015,2045-2050

虽然现今每个妇女一生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要少一些,但是世界上其它一些地区具有数量较多高生育率年轻女性(15—19岁母亲)。由于青少年生育对年轻母亲及她们的孩子都有不利的健康及社会影响。这仍然是许多国家关注的一个话题。在世界各地,2010—2015年非洲的青少年生育率最高,每1000名15—19岁生育妇女其中有99名在非洲,其次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每1000名15—19岁生育妇女中有67名。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青少年生育率与总和生育率比最高,15—19岁生育率占总和生育率的16%。

世界范围内人口寿命虽然现今每个妇女一生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要少一些,但是世界上其它一些地区具有数量较多高生育率年轻女性(15—19岁母亲)。由于青少年生育对年轻母亲及她们的孩子都有不利的健康及社会影响。这仍然是许多国家关注的一个话题。在世界各地,2010—2015年非洲的青少年生育率最高,每1000名15—19岁生育妇女其中有99名在非洲,其次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每1000名15—19岁生育妇女中有67名。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青少年生育率与总和生育率比最高,15—19岁生育率占总和生育率的16%。

人口预期寿命延长,挑战更加重大

2017年修订版《世界人口展望》承认近年来人口预期寿命有了显著提高。在全球范围内,从2000年到2005年到2015年,出生人口预期寿命增长了3.6年,也就是说从67.2岁提高到了70.8岁。在这段时间内,所有其它国家地区的平均寿命都在增长,但是人均寿命增长最多的地区是非洲,在这两个时期内,非洲平均寿命增长了6.6岁,而在过去的10年里增长了不足2岁。2010—2015年非洲的预期寿命为60.2岁,而亚洲预期寿命71.8岁,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74.6岁,欧洲77.2岁,大洋洲77.9岁,北美洲79.2岁。(图6)

图6:不同地区的出生人口预期寿命:1975-2015年的数据和2015-2050年的预测

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亡率,指的是儿童自出生开始到满五岁前死亡的概率,是考量社会经济发展和儿童健康的一个重要指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呼吁终结可预防的婴幼儿死亡和所有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到2030年,所有国家都要实现将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降低到25‰以下(每1000个活产儿中不超过25个死亡)。在全球范围内,预计从2000--2005年间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人数从每1000个活产中有770个下降到2010-2015年的448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从每1000个活产中有141个儿童死亡下降到95个) 和最不发达国家(从每1000个活产中有123个儿童死亡下降到83个)的绝对降幅为最大。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降低,作为千年发展目标4和可持续发展目标3的一部分受到了全球密切关注,在许多国家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降低进展很快。

预计在全球范围内,出生预期寿命将从2010--2015年的71岁上升到2045--2050年的77岁(图6),预计到本世纪中叶,非洲的预期寿命将增加11岁,至2045-2050年将达到71岁。预期寿命增加幅度取决于艾滋病、其它传染病及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防治效果,预计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预期寿命将在2045--2050年之间增加约6至7年,而北美和大洋洲预计将增长4至5年左右。

据现有评估数据及艾滋病诊断和治疗效果提高,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与之前预测相比,未来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将会减少,这导致了受艾滋病疫情影响的几个国家的人口规模增长速度更快

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是国际移民的净接收国;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是国际移民的输出国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认国际移民可以成为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构建国际移民机制能够调整劳动力市场在移民原产地和目的地之间的平衡,从而提高全球劳动生产率。跨越国际边界的移民有助于促进投资和移民原产国生活水平的提高,通过移民向家庭和社区汇款,加速全球新观念和新技术的传播。从人口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变化影响因素中,迁移对人口的影响比出生率和死亡率要小得多。然而,在某些情况下,移民对人口规模和分布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特别是对于那些移民输出或到达的国家及地区,例如难民的数量规模比移民大得多。

2017年人口修订预测移民指的是净移民,净移民数量是指一个国家移入和移出差值。总体而言,在1950—2015年间,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都是国际移民的净接收国,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则是移民输出国,净移民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图7显示了从1980—2015年世界各地区平均每年净移民数量。截至2010年,世界各地的净移民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在2000—2010年的十年里,移民流入到欧洲、北美洲、大洋洲的数量达到每年310万人。在2010—2015年间,此类移民流入数量出现了收缩现象,尤其是流入欧洲的移民。然而亚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净流出移民数量也出现了相应幅度的下降。

图7:不同地区的移民净流入,1980-2015

尽管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人口向欧洲、美洲和大洋洲迁移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全球移民格局的一个主要特征,但区域内移民流动也是很重要的。近几年来,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的一些高收入及中等收入国家也吸引了大批移民。

可以预见在未来,各国之间巨大的持续的经济和人口不对称可能仍将是国际移民的主要推动因素。在2015—2050年间,国际移民最大的净接收国(每年超过10万人),可能是这些国家: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俄罗斯。预计以下这些国家每年将有超过10万移民净输出,有印度、孟加拉国、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亚。

世界上有很多地区的人口结构年龄仍然年轻,处于人口红利期

世界上许多地区的人口结构年龄仍然相对年轻,在非洲,2017年15岁以下儿童占总人口的41%;15—24岁年轻人占总人口的19%(图8)。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亚洲经历了较大幅度生育率的下降,儿童占总人口比例较少(分别为24%和25%);年轻人占人口总数比例和非洲相似(分别为17%和16%)。总的来说,这三个地区在2017年有18亿儿童和11亿年轻人,假如世代为这些儿童和年轻人(其中包括最贫困国家和地区),提供医疗保健、教育和就业机会,对成功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将是至关重要的。

预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地区儿童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进一步下降,而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和比例将会增长。如果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相对较高,就有足够的机会提高劳动人口生产率,这样就有可能从“人口红利”中受益。如果想在这方面成功,必须对儿童和青少年投入足够的资金,为他们普及高等教育和提高卫生保健服务。在非洲,预计在未来几十年25—29岁人口比例继续增长,从2017年占人口总数的35%增长到2090年占人口总数的45%。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劳动年龄人口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而减少,预计到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而在亚洲,25—29岁人口比例将在2020年左右达到峰值。

在全球范围内,60岁及以上人口增长速度比所有年轻群体都要快

随着生育率的下降和预期寿命的增加,年龄较大人口比例也会上升。这种现象被称为“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的现象正在全世界蔓延。

2017年全世界60岁及以上人口有9.62亿,占全球总人口的13%。60岁及以上人口数量正在以每年约3%的速度增长。目前,欧洲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最大(25%)。世界上其它地区也将快速发生老龄化。因此,除了非洲以外的其它所有地区,接近四分之一或更多的人口年龄在60岁及以上。预计全世界老年人口至2030年达到14亿,至2050年达到21亿,至2100年将增至31亿。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由于出生人口的减少,老年人口进一步增加是不可避免的。

预计人口老龄化对抚养比将产生深远影响,抚养比被定义为工作人数除以退休人数的比值。虽然很难精准确认退休人数与实际对应的工作人数的具体值,但可以根据年龄不同,大概判定是工作人员还是退休人员。所以,潜在的抚养比可以被定义为20—60岁人口数除以65岁及以上人口数。在2017年,非洲12.9个20—60岁工作人员抚养1个65岁以上退休老人。亚洲是7.4,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是7.3,大洋洲4.6,南美洲3.8,欧洲3.3。2017年日本的抚养比2.1 ,在全球最低,而其他9个欧洲国家和美国维尔京群岛的潜在抚养比也都低于3。至2050年,7个亚洲国家、24个欧洲国家、5个拉丁美洲国家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潜在的抚养比都将低于2。在未来几十年来由于较低的抚养比,使许多国家可能面临财政和政治压力,这些压力包括老龄化带来的公共卫生保健、养老金、社会保障等问题。

主要发现:

1、据2017年人口修订预测结果,世界人口在2017年年中达到近76亿。自2005年以来世界人口增加了10亿;自1993年以来世界人口增加了20亿。据估计,2017年世界人口总数的50.4%为男性;49.6%为女性。2017年,年龄小于5岁的人口占总人口的9%;年龄小于15岁占26%;年龄在60岁及以上占13%;年龄在80岁以上占2%。

2、据估计,目前世界人口每年新增8300万人,即使假设在生育率继续下降的情况下,按照中变量推测,预计至2030年全球人口达到86亿;至2050年达到98亿;至2100年达到112亿。

3、事实上,即使生育率下降加速,世界人口仍将继续增长并一直持续到2050年,2017年人口修订预测显示,203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84--87亿;2050年达到94--102亿;2100年达到96--132亿。(概率是95%)

4、未来人口增长主要取决于未来的生育率,按照中变量推测,全球生育率从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5个子女,下降到2045—205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2个子女,2095—210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0个子女。因为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即使人口生育率的细微变化也可能造成世界人口总数的显著差异。下面例证说明,如果未来每个国家的生育率都保持现有水平的一半以上,应用中变量推测,那么205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108亿,2100年达到165亿。相反,如果未来每个国家的生育率都保持现有水平的一半以下,同样应用中变量推测,那么到本世纪中叶全球人口将达到88亿;2100年全球人口将下降到73亿(数据在表中未显示)。

5、影响未来的人口增长因素,不仅有未来的生育率、死亡率和移民水平,还有世界人口年龄结构即“人口势头”。 假设:(a)死亡率保持不变,(b)生育率为更替水平,(c)人口没有迁移。那么 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促进了人口的快速增长,而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长导致了人口增长缓慢,甚至是人口减少。人口增长或减少的幅度可以通过人口发展趋势预测,这说明了人口年龄结构的重要性,在2017年修订的预测中包含了“年龄结构”这个变量。

6、近年来,世界上几乎所有地区的生育率都在有所下降,其中非洲生育率水平下降最多,从2000—2005年每名妇女平均生育5.1个子女下降到2010—2015年每名妇女平均生育4.7个子女。在同一时期内,亚洲的生育率也有所下降(从2.4到2.2);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生育率(从2.5下降到2.1);北美洲生育率(从2.0下降到1.85)。近年来欧洲的生育率趋势是例外,其总和生育率从2000—200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4个子女增加到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6个子女。大洋洲的总和生育率自2000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在2000-2005年和2010-2015年间,大概都是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4个子女。

7、47个最不发达国家(LDCs) 作为一个群体,继续保持着相对较高的生育率水平,在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4.3个孩子,导致这些国家的人口快速增长,每年增长2.4%。尽管在未来几十年里,这种增长速度预计将显著放缓,但这些最不发达国家人口总数2017年达到了10亿,预计将在2017至2030年间增加33%,并在2050年达到19亿人。

8、生育率水平降低的结果不仅是人口增长的步伐放缓,还有更大程度人口老龄化;许多国家和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增长率在下降,但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在增加而年轻人比例却在减少。在2017年,世界上15岁以下的儿童数量比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的两倍还多。然而,到2050年,15岁以下的儿童数量和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大致相等。每个地区大约有21亿老年人。

9、在欧洲,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25%,预计这一比例将在2050年达到35%,2100年将达到36%。预计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其他地区的老年人口也会显著增长。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2017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12%,到2050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25%。同样,预计亚洲60岁及以上老年人将从2017年占总人口的12%增长到2050年的24%,而在北美地区,这一比例将从2017年的22%增加至28%。而在大洋洲,这一比例将从17%增加至23%。在未来几十年里,非洲的人口年龄结构在所有地区的人口构成中最年轻。但是,在未来几十年里非洲的人口也将会迅速老龄化,60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将从2017年的5%上升至2050年的9%左右。

10、与2017年相比,到2050年,60岁及以上的人口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到2100年将增加两倍以上,从2017年的9.62亿增长到2050年的21亿,2100年达到31亿。2017至2050年,全球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增长的65%将来自于亚洲,非洲14%,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11%,以及其它地区10%。

11、到2050年,预计80岁及以上人口的数量将增加两倍,到2100年80岁及以上人口的数量将比2017年增加至近7倍。在全球范围内,预计80岁以上人口的数量将从2017年的1.37亿人增加到2050年的4.25亿人,到2100年将进一步增至9.09亿人。在2017年,27%的80岁及以上老年人居住在欧洲,预计到2050年这一比例下降到17%,2100年下降到10%,其他地区的80岁及以上人口数量继续增长。

12、尽管可以预见所有国家的人口年龄都将增长,但生育率水平依然很高的地区,至少在短期内,人口年龄构成仍然相对年轻。例如在非洲,2017年25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60%。这一比例将在2030年略有下降至57%,并将在2050年进一步下降至50%左右,但这一比例仍高于2017年世界其他地区的人口比例。

13、非洲的人口增长率继续保持着很高的水平。在2017至2050年之间, 预计26个非洲国家的人口将达到目前数量的至少两倍。预计到2100年,6个非洲国家的人口将增加5倍以上。他们分别是:安哥拉,布隆迪,尼日尔,索马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 ,赞比亚。

14、预计在2017至2050年间,51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规模将有所减少。预计到2050年,10个国家或地区人口将减少15%以上,它们分别是: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摩尔多瓦共和国、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乌克兰和美国维尔京群岛。

15、预计在2017 - 2050年期间,十个国家的人口增长将占世界人口增长的一半以上,它们是:印度、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美利坚合众国、乌干达、印度尼西亚和埃及(他们对全球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

16、 2017年人口修订确认,最近,几乎所有高生育率水平国家的生育率在持续下降。在2017年,至少有9万居民的、201个国家或地区生育率在下降。高生育率水平的国家和地区数量(平均每个妇女生育5个孩子或更多)已经减少了一半,从2000年至2005年的41个国家减少到了2010-2015年的22个国家。在2010-2015年期间,仅有阿富汗和蒂奥勒斯特两个非洲以外国家的生育率超过了每个妇女平均生育5个孩子。在2005至2010年,125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高于更替水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2.1个),在2005至2010年及2010至2015年期间,117个国家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

17、现在,越来越多国家的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有几个国家几十年来一直处于这种情况。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有83个国家的生育率低于替代水平,其中26个国家的生育率低于每个妇女平均生育1.5个子女。有些国家在过去几年中生育率略有波动。如在2010-2015年期间,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59个国家的生育率在2000-2005年和2010-2015年期间略有上升,尽管其中21个国家在2000-2005年至2005-2010年期间的生育率有所上升,随后又在2005-2010年至2010-2015年间出现了下降。自1990-1995年以来的5年间,只有4个欧洲国家的生育率高于更替水平。

18、在2010-2015年,有83个国家的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这些国家的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46%。生育率低于更替水且人口数量最多的10个国家分别是:中国、美国、巴西、俄罗斯联邦、日本、越南、德国、伊朗、泰国和英国(按人口规模大小排序)。

19、按照中变量推测,预计全球范围的生育率将从2010-2015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5个子女,降至2045-2050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2个子女,2095-2100年将降至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0子女。然而,预计欧洲和北美地区的生育率将在2010-2015年及2045-2050年间增加,欧洲的生育率从1.60增至1.78,北美的生育率从1.85增至1.89。预计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以及大洋洲,生育率将在2010-2015年至2050-2050年间下降,预计非洲将降幅最大。预计世界上所有地区,在2095-2100年生育率将达到更替水平或低于更替水平。

20、在大多数国家,青少年的生育水平已经下降,青少年生育对年轻母亲及她们的孩子都有不利的健康及社会影响。然而,在世界的某些地区,青少年高生育率仍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2010-2015年的青少年生育率(每1000名生育妇女中15-19岁青少年人数) 在所有地区中非洲最高,每1000名生育妇女中有99名15—19岁青少年,其次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每1000名生育妇女中有67名。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青少年生育率占总生育率的比值最高,15-19岁青少年生育率占总生育率的16%。

21、2017年修订版《世界人口展望》确认,近年来出生人口的预期寿命有了显著改善。在全球范围内,2000-2005年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分别提高到65岁和69岁,2010-2015年男性和女性的预期寿命分别为69岁和73岁。然而,各国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差异。另一个极端情况是男女预期寿命均为82岁及以上的国家或地区,包括澳大利亚、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冰岛、意大利、日本、澳门特别行政区(中国)、新加坡、西班牙和瑞士。还有一个极端情况是男女预期寿命均低于55岁的国家,包括中非共和国、乍得、象牙海岸、莱索托、尼日利亚、塞拉利昂、索马里和斯威士兰。从全球来看,预计男女两性的预期寿命将从2010-2015年的71岁上升到2045-2050年的77岁,最终在2095-2100年达到83岁。

22、近年来,最不发达国家出生人口的预期寿命也有了显著增加。这些国家在2000年至2005年至2015年间的预期寿命增长了6年左右,增长幅度大约是世界其它地区的两倍。尽管如此,最不发达国家仍然落后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在2010-2015年平均预期寿命为70岁。最不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预期寿命差距从2000至2005年的11年,缩短至2010至2015年的8年。不同地区和群体收入的差异导致了预期寿命的不同,预计预期寿命差异在未来几年内将继续存在,但到2045-2050年这种差异将显著减少。

23、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相当于出生至满5岁前儿童死亡的概率,是判断儿童发展和福祉的重要指标。近年来,在降低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在2000 – 2005年和2010 - 2015年间, 163个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20%以上,这些国家分布非洲47个(57个国家中),亚洲46个(51个国家中),欧洲38个(40个国家中),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24个(38个国家中),和大洋洲8个(13个国家中)。在此期间,89个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30%以上,其中10个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50%以上。

24、虽然现今艾滋病流行仍是一个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但在过去十年中,大多数国家的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相关死亡率似乎已达到峰值,没有再升高,这主要得益于有效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日益普及。然而,在艾滋病毒发病率很高的国家,艾滋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对人口增长缓慢方面的影响仍然很明显。所以,在非洲南部艾滋病发病率最高的地区,出生预期寿命从1990-1995年的62岁下降到2000-2005年和2005-2010年的53岁,然后在2010-2015年增加到59岁。虽然预计到2015-2020年,非洲南部的预期寿命将会回到90年代早期的水平,但这也意味着非洲浪费了20年,在提高人口存活率上没有取得任何进步。

25、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一些东欧国家的预期寿命有所下降。到2010-2015年,该地区的预期寿命已大幅恢复。虽然平均寿命已达到72岁,但东欧国家的人均预期寿命远远落后于西欧国家。摩尔多瓦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和乌克兰的人均预期寿命是欧洲国家中最低的,大约为70岁或71岁。

26、自1990年以来,61个国家的预期寿命在连续5年中至少有一次下降。这些国家包括艾滋病毒/艾滋病流行最严重的国家,发生冲突国家,以及苏联解体后死亡率上升的国家。与5年前相比,预期寿命缩短的国家数量大幅度减少,从1990年至1995年的39个国家,降到2000年至2005年的15个国家,以及2010年至2015年的2个国家。

27、在各个地区之间,大量移民仍在继续流动,移民通常是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流入。2010年至2015年,流入高收入国家的净移民流入量(每年320万人),比2005-2010年达到的峰值(每年450万人)有所下降。在2010-2015年期间,每年有超过10万净移民流入到高收入国家包括美国、德国、沙特阿拉伯、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阿曼、科威特和卡塔尔(按净流入量排序)。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每年有超过10万净移民流出的国家包括印度、孟加拉国、中国、巴基斯坦、菲律宾和西班牙。

28、近年来,叙利亚难民危机对几个国家的移民的水平和模式产生了重大影响。据估计,2010年至2015年,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的净流出人数为420万。这些难民中的大多数人都流入到了叙利亚的邻国,导致了大量难民涌入土耳其(在5年里净流入了160万),黎巴嫩(125万)和约旦(97.5万)。

29、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国家或地区人口将会减少,除非流入净移民数,大于死亡人数与出生人数的差额,人口才能增长。然而,当前国际移民数量将无法完全弥补因低生育率而造成的人口减少,尤其是在欧洲地区。从2015年到2050年,欧洲的死亡人数将比出生人数多5700万,而国际移民的净流入预计将达到3200万,这意味着欧洲人口将减少2500万左右。